持续亏损的网易有道 在美国上市会受追捧吗?
2019-10-12 10:03:12
  • 0
  • 1
  • 0
  • 0

持续亏损的网易有道 在美国上市会受追捧吗?


撰文/蓝科技

今年以来,网易有道一直在招股上市方面,保持着高调姿态,以至于关于有道即将IPO赴美上市的消息甚嚣尘上,传得沸沸扬扬。

但是,与前期引人注目的高调相比,网易有道选择在国庆节当天,10月1日凌晨在美递交招股书,却显得异常低调。相比较网易出售考拉业务时的媒体关注度,网易选择此时IPO,确实像是网易有道躲避媒体关注度的一种策略,让媒体关于网易有道招股书的传播声量,远不及考拉业务出售事件。

连续多季持续亏损,招股上市意义存疑

根据网易有道招股书披露显示,网易有道虽然在营收方面逐年增长,但在综合毛利率方面的表现并不平稳,也让有道一直游走在亏损的边缘。

在营收方面,有道2017年、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分别为4.56亿、7.32亿以及5.49亿元人民币。其中知识付费部分(含有道精品课程、网易云课堂以及中国大学MOOC)业务的收入占比,呈现逐年上升趋势,分别为32.9%、58.6%以及57.4%。

然而,网易有道综合毛利率在2017年、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分别为35.5%、29.6%、以及29.0%,在报告期呈现下降趋势。

据公开财报显示,受毛利率过低影响,网易有道在报告期仍然处于亏损状态。在2017年、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分别净亏损1.64亿、2.09亿以及1.68亿元人民币,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分别为1.34亿、2.39亿以及1.90亿,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率为29.3%、32.7%及34.6%,呈现持续扩大趋势。

虽然报告期内,网易有道的平均月活跃用户数(MAU)逐年增加,而且其核心业务有道精品课的付费用户数、用户付费金额均有增长趋势。但因为盈利势头不足,有可能会导致招股书不够出彩的现象。

从工具到卖课,是舍本逐末还是华丽转身?

众所周知,如今业务庞杂的网易有道,诞生之初只是一个小小的工具词典。而自2007年发布桌面版至今,有道词典已经走过了12年历程。毋容置疑,在在线词典领域中,有道词典是在词典工具细分领域,首屈一指的头部玩家。

这12年中,有道词典几经迭代,分别从从PC端到移动端、从单纯词典功能扩展到包括手机摄像头取词、全球发音、拍照翻译、语音翻译等功能且覆盖工具属性的多重场景,产品形态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蜕变。

而时至2016年,在网易有道宣布用户量突破6亿的同时,其CEO周枫发布了有道精品课战略,并推出旨在扶持优秀教师机构的“同道计划”,投入5亿孵化20个教育工作室。这一战略,也将有道词典从单纯的工具向空间更大的教育赛道拓展开来,至此,网易有道真正迈入在线教育行业。

并且,到了2018年,网易有道决定聚焦K12业务,并集中推出多款新产品,形成了新的有道产品矩阵。业务包括有道数学、有道乐读、有道少儿词典、有道口语和有道作业宝等五款基于AI技术的、学习工具型产品,并针对针对学龄儿童,上线有道培优小班APP,加码K12业务。

在在线教育领域,前文提及的有道精品课战略及K12领域,已成为网易有道营收的主要来源和未来的最大增长点。只是,尽管如此,网易这一系列的产品,无论是市场份额,还是市场存在感,都差强人意。而且,面对K12巨头的各方夹击,网易有道即使用“all in”的架势,布局有道精品课及K12教育,也不得不面临来自四面八方的巨大压力。

因此,尽管网易有道高举高打,以词典业务为基础,逐渐构建了自己的在线教育业务版图,页形成了工具类、在线教育、硬件等多条业务阵地。但是其大举进军K12在线教育,看似是华丽转身,实则像是在摸着石头趟浑水。

K12赛道四面受敌,网易有道或将面临夹缝求生

虽然网易有道相对于其他传统的在线教育机构,有网易及网易有道的系列产品作为背景,拥有先天流量优势。而且,较低的获客成本与持续上升的课程单价,也共同为网易有道营的未来,描绘出了一个画面唯美的未来愿景。但网易有道全业务线布局的策略,也意味着,网易有道必须面对已经占领在线教育高地的多家劲敌。

例如,在在线教育综合业务方向,有成功在美上市的好未来、跟谁学,以及前几个月刚刚掀起暑期营销大战的作业帮、猿辅导。截至目前,市场格局已经非常明显,各大玩家开始极力抢占K12在线教育的市场。

而在线英语教学赛道上,VIPKID、无忧英语等众多玩家实力也不容小觑。智能英语方面,流利说的模式,已经经过了市场验证,并获得了投资者的青睐。而在少儿绘本、编程等领域,更是玩家林立,编程猫、伴鱼等也早已杀出重围,一枝独秀。这些细分领域巨头的出现,也让K12在线教育的竞争白热化,而且似乎格局已定,未来想象空间会有非常大的压力。

缺乏教育基因,教研能力考验重重前途未卜

从网易有道的营收结构来看,目前,智能学习业务已经超越在线广告成为其第一大营收来源,这也让网易有道的在线付费课程,不得不成为承担增长引擎的重磅角色。而锁定付费意愿最高的K12群体,也是网易有道实现营收结构转变的重要助推因素,却也将其带到了中国在线教育竞争最为激烈的战场。

但是,网易有道面临的现实是,其教育基因的缺乏,让其始终难以与传统教育出身的各个巨头匹敌。以在线大班课为例,目前,好未来、作业帮、猿辅导、跟谁学等主要玩家,均在教研及获客上倾注大量资源。

例如,作业帮、猿辅导依靠拍照搜题工具,积累了海量用户,并形成了固有的转化流程,而且,其教研团队的扩张,让其硬实力倍增;好未来作为在线教育的巨头,更是依托多年的教学积累,在教研上构建了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;跟谁学,则依托新东方团队的基因,以及公众号矩阵的流量存量,形成了从课程研发,用户拉新与转化的商业闭环,其业务模式也自成壁垒,牢不可破。

网易有道在流量获取和用户转化上虽有一定先天优势,但是教研却相对较弱,与实力雄厚的头部玩家相比,仍然相形见绌。因此,网易有道欲与其他在K12行业深耕已久的竞争对手进行赛跑,势必需要加强教研方面的投入,补足平台课程研发与内容输出的基因不足。

押宝技术为教学效果增色,是创新还是噱头?

在多次公开演讲或对话中,网易有道CEO周枫反复提及了网易有道在技术上的投入,以此应对课程研发面临的外部竞争压力。而其具体的落地措施是工作室模式和技术研发。

网易有道在招股书中特意提及了工作室模式,以强调其内容生产能力,但与竞争对手大力投入、自研教研体系、搭建师资队伍的做法相比,网易有道工作室模式是否能化解其课程研发的困境,尚无定论。甚至有人认为,网易有道押宝技术,试图通过技术解决在线教育最核心的教研问题,没有先例,是否是舍本逐末,更会顾此失彼?

《科创板日报》记者注意到,在有道提交的招股说明书中“科技”和“人工智能”为两个高频词,分别出现了153次与48次。网易CEO丁磊与有道CEO周枫在多次公开讲话中,都表达了对AI和教育结合的教学方式的信心,但是也都坦言,让线上的教育体验大幅优于线下培训的时间,可能只需要3年。他们甚至认为,人工智能的技术成熟,正在让在线教育变得更具创新,这使得设备和课程上的创新变得更有可能。

只是,论网易有道的产品与技术能力,仅仅其驾轻就熟的工具类产品有道翻译,就与同类产品相差甚远,也一直广受业界诟病,更不止一次受到网友的集中吐槽。这也让业界对于网易涉足相对陌生、一切还处于未知状态的教育类产品,并号称用技术驱动为课程内容研发革命的说辞,深表怀疑。

持续亏损的网易有道 在美国上市会受追捧吗?


为了验证这位网友所说的谷歌翻译与有道翻译的差别,笔者也亲自进行了测试,随便输入了一段中文,发现有道翻译的结果确实很欠准确,有时甚至令人哭笑不得。例如一句比较通俗的中国话:“我去打水”,被有道翻译成了中国式英语,而百度翻译和谷歌翻译的结果相同,也更接近中文的本义。

持续亏损的网易有道 在美国上市会受追捧吗?


持续亏损的网易有道 在美国上市会受追捧吗?


持续亏损的网易有道 在美国上市会受追捧吗?

网易有道在布局在线教育方面,确实有一定创新,例如有道精品课从之前的双师教学进化为三师教学,即分为主讲教师、辅导老师和AI老师,并将有道智能笔放入精品课的教学过程之中,以帮助老师解放双手,帮学生提升学习效率。

诚然,与其它产业一样,教育产业的大变革,离不开底层技术的驱动,也是时代发展的大趋势。但是,网易有道作为在线教育的后来者,是否能借此弯道超车,通过技术赋能产业,为教学增色依然是个未知数。

网易有道此举,并非没有前车之鉴。主打“AI教育第一股”的流利说,赴美上市时便遭遇了诸多拷问。而其市场表现,实际上也与网易有道如出一辙。要知道,2018年9月份上市的英语流利说,1年时间,股价已经从最高点的16.5美元,跌至如今最低接近4美元,市值也仅剩下2亿美元。市场的残酷性,已经从股市行情上凸显出现,而网易是否能打破这个魔咒,不得而知。

而且,市场的反馈,既是现实的,也是残酷的,网易有道在线教育市场的不愠不火,也足以证明,网易所谓的用技术驱动教学内容的革命,可能是个伪命题,终端市场并没有为此买账。

不可否认,从词典起家的网易有道成功走出了纯工具领域,构建了一个完整的业务版图,而流量获取成本偏低、课程价格上涨预示了,其未来一段时间在收入和增长上仍会有较好的表现,但种种迹象也表明,摆在网易有道面前的并非全是一路高歌猛进的坦途。

在互联网门户时代落幕以后,网易重点布局教育、音乐等新兴业务,而网易有道作为网易打开新兴市场的双剑之一,肩负起了网易下一阶段的增长期望,从而不得不面对竞争激烈、红海一片的在线教育市场,而网易有道如何将当下的良好势头维持下去、甚至后来居上也将备受考验。

遍地撒网火力全开,网易有道的“贪多”之殇

多位行业观察者表示,网易有道大小风口一把抓,是否真有耐心与决心在教育赛道胜出,还是只为上市做足功夫,向资本市场讲述一个自圆其说的创业故事?

而且,即使背后的网易实力雄厚、财大气粗,多业务并举,是否会带来战略失焦的新问题?团队建设是否能与新业务需求相匹配?这些问题都没有现成的答案,也将切实影响着网易走好下一步。

其实,业界的这些担忧,并非空穴来风,从网易有道布局的APP产品矩阵,也可以对其全线布局、遍地撒网的策略窥见一斑。据悉,网易有道先后发布了多达10余个线上产品,其业务布局和产品落地的大而全,在整个互联网界都实属罕见,而且,在少儿英语、绘本、编程等行业风口,一个不落全部入局,连BAT都望其项背。

虽然网易全面布局,可以充分利用资源,抬高发展的天花板。但是换个角度思考,面对教育却需要耐心、专业、垂直深耕。太多教育领域的玩家出局的现实告诉我们,在线教育不只是烧钱、推人就能打造独角兽的行业。因此,招股过后,一个更实际的问题摆在网易有道面前:当其面向资本市场讲一个有吸引力的商业故事后,是否有足够的人力、能力、财力来自圆其说,从给资本市场、投资者一个交待。

虽然2018年4月,网易有道完成首次战略融资后,估值高达11.2亿美元。也在上半年,快速完成了网易云课堂和MOOC等产品线的整合兼并,但是网易有道始终是一个做学习工具起家的企业。其布局的云课堂,工具类产品的运营与在线教育的运营,从用户属性和留存逻辑上都相差甚远。

非常明显,网易有道通过自身的长足发展,以及网易内部的资源协调,已经形成了一个涵盖工具、课程、硬件的产品矩阵,无论是引流入口还是在线课程变现,抑或是配套硬件的开发和互动学习产品的推出,都将为网易有道的未来注入了无限可能。

不过,这些被打包糅合进网易有道的业务和资产,如今都成为了网易有道向资本市场讲述故事的重要依据。战略层面,网易创始人、CEO丁磊更是不惜强调网易有道之于大盘的价值,希望毕其功于一役,借助招股上市,继续铆足发展动力。

网易从最初丁磊带队的团队通过门户与邮箱的异军突起,再到支持周枫布局搜索折戟沉沙,后又转战有道词典,在有道词典累计超过7亿用户后,又将其触角伸向了资本热捧的在线教育。却自2014年至今,仍面临盈利困局,这条发展之路,不可谓不艰难,不漫长。

虽然网易有道决心聚焦在线教育时,网易CEO丁磊表示,在一段时间内,网易有道并不追求短期的经济效益,网易也会持续不断向有道输血。但是,彼时的网易云课堂因为当时遭遇资本寒冬,不得不与有道走向兼并,却是丁磊始料未及的。

教育一直是丁磊的梦想,他在多种场合都表达过他对教育事业的支持。但作为一家即将上市的商业公司,强调公益属性显然不是最主要的方面,如何能更好的提高造血能力成为摆在有道面前的一大难题。

网易有道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,还包括市场占有率不足、用户对有道的定位认知微弱等现状。非常尴尬的是,甚至是多年使用有道词典的老用户,都不清楚有道还有在线教育的业务,称“只会用它来查单词”。

所以,有道如何刷新用户对网易有道的认知,并强化网易有道与在线教育的关联性,将是网易面临的历史难题。解铃还须系铃人,而这个难题的出现,则是网易有道的产品线众多、定位过于模糊埋下的伏笔。所以,网易有道也许唯有做减法,进一步浓缩其品牌理念与平台价值,才能打破这种僵局。

只是,教育行业,尤其是在线教育行业,是一个需要精耕细作、长期积淀的行业,而其持续亏损的现状,是否能够支持其实现教育公益的伟大理想,仍然是一团迷雾。也许,网易有道有拨开云雾见青天的那一天。只是,在笔者看来,这一天可能还很遥远。

本文原创于蓝科技,本站原创文章所有权归蓝科技所有,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,侵权必究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